搜索

25小时网_佛山第一生活门户

空港经济+港口经济时代的佛山畅想

2017-11-6 09:40| 评论: 0|原作者: 佛山日报

分享到:

  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动整个地球!

  而在经济学领域,以港口、机场、高速路网为代表的基础设施,无疑就是撬动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支点。

  纵览全国,广州、上海、南京、杭州、深圳、重庆,一批明星城市风头无两的背后,总可以寻到基础设施带来的贡献。

  今年5月份,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要建设面向未来的现代化基础设施。其中便有优化全省港口资源配置,强化港口集疏运体系建设,打造两大世界级枢纽港区;打造珠三角地区五大干线机场、粤东西北地区四大支线机场协同发展的世界级机场群。

  放眼佛山,自古便有西江、北江等水道横穿而过,顺德、高明、三水本就拥有殷实的港口水运资源基础,再加上珠三角新干线机场的加速规划建设,佛山将依托港口和机场发展产业集群,这就为佛山参与深化粤港澳合作、辐射粤桂黔地区提供了想象空间。

  佛山,这座古老而又富有活力的城市,昂首阔步挺进“空港经济+港口经济”的新创想时代。

  顺德

  四大港口见证顺德制造走向世界

  从大良经容奇大桥去往容桂、中山等地,在大桥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容奇港繁忙的货物进出景象,在不远处,正是闻名全国的海信科龙、容声电器。

  背靠容桂实体经济腹地,容奇港作为顺德开港的一个窗口,在过去的三十年间,见证了顺德港口经济的萌芽和扩张,也同步见证着顺德品牌一步步走向世界市场。

  顺德河网密布,造就了鱼米之乡的繁荣。西江、北江均有水道从此流过,使得顺德通江达海十分方便:往西可到粤西、广西,往北可以到清远,旁边就是广州,往南可以到中山、珠海、江门,到全球十大国际航运中心香港也就70海里之遥。

  得天独厚的水运条件,开始向真正意义上的港口经济变现,要追溯到1978年。当时,由海外乡亲推荐引进的全国首家“三来一补”企业大进制衣厂在容桂诞生,家电企业科龙也在当年成立。十年之内,科龙、格兰仕等一批家电企业在容桂拔地而起,进出口需求与日俱增,而公路、桥梁却相对缺乏,修建港口来匹配本土企业不断扩大的生产规模,成了水到渠成的事。1986年经国务院批准建设,1987年12月通过国家验收正式对外开放,容奇港成为顺德开通的第一个外贸港口。

  此后,随着港商在珠三角影响力的持续加深,顺德的进出口贸易继续增多,港口经济也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时机。

  容奇港开通8年后,北滘港正式通过海关验收并投入使用,成为当时佛山地区最大的货运码头,广东省最大的二类货运码头,货物可直通港澳,进而输送到国际市场。北滘港顺利建成的一个不得不提的大背景,是如今的家电巨头美的彼时正步入发展快车道,需要出口大量的小家电产品。

  2000年,勒流港也由私营小码头改造成为吨位达1500吨的二级港口码头,进出口原木、电器配件、五金制品等,从货运品类即可一窥周边的产业类型。至此,顺德港口布局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直到2011年9月顺德新港动工,2017年6月试运营。

  按计划,顺德新港将被打造成珠江西岸最大的江海联运外贸支线港和广东省第一产业大港、粤港澳大湾区与我国大西南地区沟通联系的重要枢纽。顺德新港除了辐射顺德西南片区,还将面向中山、江门的周边地区,通往深圳、南沙、香港等多个国际性港口。

  去年,顺德全区共完成水路货运量905万吨,客流量53.8万人次,港口货物吞吐量1201万吨,集装箱作业量81.3万标准箱。

  顺德港口快速发展的历史,几乎就是三十多年来顺德制造业和民营经济从本土崛起、向世界出发的创业史的缩影。可以说,顺德能够以家电、家具、机械装备等制造业类型屹立于城市产业之林,几大港口码头承担的对大宗货品的运输功能,在其中扮演了助推器的重要角色。

  高明

  释放西江经济带桥头堡效应

  高明临江而兴,西江航运历史悠久。早在唐朝,高明大岗山一带便烧窑制陶,出品的青釉陶瓷远销海外,至今灵龟公园里的高明龙窑遗址仍在诉说着这段过往。从明清开始,两广利用水运发展商贸业,高明的茶叶、农产品等深受欢迎,与西江沿岸的梧州、南宁、广州等重要城市商贸互通。

  1981年恢复建制后,高明意识到西江的区位优势,把发展重心从作为地理中心的明城,迁移到西江之滨的荷城,开启了“西江战略”。截至目前,高明依托17.5公里的黄金水岸,建立13座码头,3000吨乃至5000吨江海轮可直航出海,辐射全区和周边区域。2015年,高明辖区港口货物吞吐量突破千万吨,“十二五”期间高明进出口货物量累计增长达208%,为高明实体经济发展,决胜全国百强县(区)提供重要支撑。

  作为连接桂黔滇和粤港澳的国家水运主通道,西江直联国际海运网,是全国水运建设“两横一纵两网”中的“两横”之一。在经济版图上,高明恰好扼守在珠西经济带的枢纽位置:珠江进入西江的第一站,又是西江进入珠江最后一站。

  早在“十一五”期间,高明区就提出“两区一港”发展格局,寄望荷城作业区、富湾作业区与高明港“三驾马车”,共同组成“两区一港”布局,作为驱动水运乃至整个物流产业发展的突破口。

  然而,此前坐拥巨大的区位价值和发展潜能,高明因港区规划建设、资源集约利用、综合交通体系协同发展等方面的问题未能物尽其用。

  当前,高明正谋划构建区域合作发展新格局。无论是东承广佛核心区的辐射影响,还是西拓粤西乃至大西南地区资源融通的走廊,西江黄金水道无疑是高明的“水上引擎”。

  去年,高明区主动对接广东自贸区,试点推广“一站式作业”,支持多式联运,构建一体化通关管理格局,努力成为自贸区的延伸区、联动区。同时,支持珠江货运码头以南沙海港作为母港,在腹地建立无水港,与广州、深圳、珠海、香港等城市江海联运龙头企业进行联动发展。去年初公布的高明区“十三五”规划,更为高明港区经济发展指明了方向——发力江海联运枢纽高地,充分释放黄金水道的“黄金效应”,巩固高明西江经济带“桥头堡”地位。

  下阶段高明区将优化整合西江岸线资源,调整完善“两区一港”功能布局,为建设区域性江海联运内河枢纽创造条件。依托西江黄金水道,数千吨级货轮从高明出发,上可直达贵港,下可通达广州港、深圳港、珠海港、香港维多利亚港等区域性和国际性航运中心。

  三水

  “千亿三水”期待水运业再突围

  三水三江汇流,西江、北江通过思贤滘沟通,向北可抵清远、韶关,向西可至粤西、广西,向南、向东可连广州、中山、珠海、江门等珠三角城市。

  在历史上,三水就是西、北江上重要的水上交通枢纽。早在唐宋时期,芦苞涌是北江通往广州的重要航道,官员、商贾通过该航道从广州出发,去往粤西、粤北。到了清末民初,随着广三铁路的通车,便捷的轨道交通让三水河口成为水运和陆运的衔接点,物流、人流汇聚于此,也成就了河口“小广州”的美名。

  三水区现有港口码头40个,泊位89个,去年全区港口吞吐量1622万吨; 其中,集装箱码头有6个,包括外贸集装箱码头2个,内贸集装箱码头4个,去年全区港口集装箱吞吐量66万标箱。

  以三水港为例,该港口地处西江“黄金水道”马口段,拥有良好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也是佛山市港口规划中重点发展的八大港区之一。

  近年来,三水经济快速发展,“千亿三水”产业的发展必须要优质物流配套。但不容回避的问题是,目前三水规模以上港口码头和大型泊位较少,公共码头占比少,货主码头比例高,港口码头功能布局不合理,危货码头多,安全风险大。三水港口货运量虽然连年增长,但与港口码头重要配套的水上运输业发展一直滞后,对三水经济总量贡献不高,仅占三水年GDP的万分之八左右。无论是应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机遇,还是服务三水本土工业发展,三水的水运业都亟待突围。

  面对珠江-西江经济带国家发展战略,三水正计划不断提升西江干流三水港区的功能及规模,将三水区打造成为佛山的航运中心;依托广肇高速等道路网络,建立完善的港口集疏运体系,推广多式联运发展;推广休闲码头,扩展内河航运服务类型。

  “我们将根据工业园布局,配套发展港口经济,促使港口与产业良性互动。”三水区交通运输城管局副局长蔡广辉介绍,目前三水港区新建三水港二期项目,拟建3000 吨级泊位3 个; 大塘港区续建北江飞鹿货运码头项目,建1000 吨级泊位3 个,预计年底前可完工;同时,规划建设北江乐平岸线,配套乐平工业园发展。

  统筹港口与城市协调发展,也是突围战的重要关节。三港、南港码头位于北江新区,与中心城区发展不适应,按照规划,拟搬迁两个码头。此外,三水还将支持各镇(街道)对内小型简易码头的整合与关闭,致力提升全区的港口服务水平。

  观察

  打开佛山开放新格局

  港口是实现外向型经济的窗口,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对外贸易的发展提供基础性支撑。当前,港口经济正由传统货运业向航运服务产业集群发展,在结构性调整中寻求新的突破点和增长点。

  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对各个城市的协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部分产业无可避免地出现同台竞争的局面。

  9月29日,广州、东莞签署了《广州市人民政府东莞市人民政府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广州南沙新区东莞市滨海湾新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广州港务局东莞港管理委员会港口合作发展协议》,确定了打造世界级枢纽港、港口资源整合利用互补联动、共建共享水域资源等内容。

  目前,珠江两岸有广州、深圳、东莞、珠海四个港口的货物吞吐量过亿吨,如果广州和东莞开展深度合作,或将加快改写广东特别是珠江两岸的港口经济格局。

  佛山何为?

  今年7月,中共佛山市委十二届四次全会提出,佛山将建设面向大湾区的现代化基础设施,统筹推进铁路、公路、港口和机场建设,构建覆盖全市、通达湾区、连通世界的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今年5月,顺德高新区下属国资公司佛山市顺德区顺盛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广东洋航集团有限公司签订项目投资框架协议,计划在顺德新港投资约6亿元开发航运中心项目,将其打造成为近海海运和内河航运总部基地、物流信息管理中心、顺德最大的集装箱水陆联运运营管理平台以及大型中转港和商贸物流中转基地。

  三水也在思考如何与香港、南沙港口错位和衔接,更好地服务三水及周边区域产业的发展,将港口经济置于整个三水发展中加以考量,利用港口优化、部署产业结构,与三水产业发展更好互动。

  如果说得天独厚的港口资源,是佛山对外开放的“左臂右膀”,那么珠三角新干线机场加快规划建设的机遇,则无异于给佛山插上了飞向世界的“翅膀”。

  珠三角新干线机场一旦落户高明,将直接提高高明以及周边的投资价值,随着生活休闲配套设施的完善、路网、航空网、能源网、水网、互联网五网建设的推进,将会吸引更多高附加值的产业进驻并成为系统的产业链,以空港经济为首,对高明区本地的产业结构进行优化。佛山的花卉产业等附加值高、保质期短的产业,也有望凭借本地机场优势,更好地对接国际市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表示,历史上的航空枢纽都会成为新的增长极,随着航空技术的不断进步,将会强化航空交通枢纽聚集经济活动的优势。因此,全新的航空枢纽就将成为新的增长极发育和成长的依托,在此基础上将发展一系列以高质量经济活动为基础的临空经济。

  不论是港口经济还是临空经济,其核心思想都是以交通枢纽建设为切入点,以完善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依托,以高效优质的枢纽经济服务平台建设为推手,以交通枢纽偏好型产业集聚为动能,着力提升产业集聚辐射能级,优化锚固城镇空间格局,促进交通、产业和城市融合发展,为城市经济提供新动能。

  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包容性,体现在城市发展进程中由单一交通功能向多元城市功能的拓展和突破,由单纯的客流、货流汇聚向人流、货流、商流、信息流、资金流等要素流集聚辐射的转变。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对佛山而言,在建设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深度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实践中,既要将佛山制造、佛山品牌推向世界,也要将高端要素吸引进来,那么,打破不同区域、不同归属和不同交通方式“一亩三分地”的思想禁锢,将城市交通枢纽纳入更宽广的纬度、更全局的视野统筹规划建设,从而最大范围和最大深度地发挥交通枢纽对经济要素资源集聚和辐射,当是题中应有之义。

  佛山要打好“空港+河港”这张牌

  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指出:对外开放是广东最大的优势。这句话放在佛山来看,同样意味深长。

  置身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佛山要想汇集更多资源,参与高等级国际分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格局,就必须打好“空港+河港”这张佛山牌。

  近观广州、深圳,作为一线明星城市,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总离不开基础设施带来的开放便利。仅去年,广州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达1886万标准箱,深圳更是高达2398万标准箱; 宝安机场旅客吞吐量首破4000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更是高达5973万人次。大数据的背后,是两座城市人、财、物等资源的快速汇聚。

  目光回到佛山,顺德、高明、三水都有较好的航道资源,西江、北江沿线的优质码头也是星罗棋布。但遗憾的是,佛山的航运潜力尚未充分发挥,碍于航线、泊位等因素,不少佛山企业无奈“舍近求远”,跑到广州、深圳等口岸进行贸易。这是佛山发展先进装备制造必须正视的问题。

  又如机场,坊间有言:要想富建机场,要想强上民航。

  经过长时间发展,机场已经由简单的交通载体变成一个汇聚高端制造、航空产业、高端服务业的产业载体。国内外经验证明,机场带来的临空产业,已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引擎。

  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城市间群雄竞逐,对产业、资本、人才等要素争夺日趋白热化,谁有通达世界的机场触角,谁就能在这场争夺战中抢占先机。伴随着珠三角新干线机场的加快规划建设,机遇摆在了佛山面前。

  佛山如能抓住机场机遇,便可在区域竞合中掌握更大的主动权,让高端生产要素汇聚佛山,为佛山打造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再添“一把火”。

一键分享:

微信公众账号推荐

  • 25小时网
  • 佛山移动
  • 大沥妇联
  • 三水万达广场
  • 佛山恒大御景
  • 丰收街

最新评论

 Discuz超级管家
返回顶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