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5小时网_佛山市民生活网

6万人,给出9分好评!他背后的现实让人震惊

2018-7-6 09:30| 评论: 0|原作者: 电影幕后故事

分享到:

  口碑爆了!6万人,给出9分好评!20年来最佳!

  它肯定是2018年暑期档最好看的电影,也是近些年来最好的现实题材影片。

  《我不是药神》

 

  徐峥在片中饰演一个名叫程勇的中年Loser,靠卖“印度神油”得过且过,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治疗白血病的救命药——格列卫有着一条利益巨大的灰色产业链。

  今天想要和大家来解密这个电影背后的现实。

  也许,这些会让你更加震撼。

  国外药物,到达中国医院之前至少要经过三层经销商的“盘剥”,每一层平均加价5%-7%,医院还要加价10%-15%......

  尤其是瑞士诺华研制成功的格列卫,层层盘剥下来再加上高额的税收,导致格列卫在中国的价格全球最高,一盒23500元!将格列卫纳入医保的省份却是屈指可数。

 

  而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不仅价格白菜,最高不超过1000元,而且疗效一般不二。

  程勇靠着代购格列卫平地一声雷,不仅赚的盆满钵满,也收获了患者的锦旗、鲜花和感激。

 

  然而,在承认药品专利的中国,印度仿制药却是明令禁止的“假药”,行走在法律边缘、触动了相关利益的程勇不仅要和警察周旋,还要提防同行的明枪暗箭。

 

  在经历了生离死别、大起大落之后,程勇也从一个唯利是图的药贩子,转变为了给穷人续命的“中国药神”。

  《我不是药神》被誉为中国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和后者一样,同样改编自真实事件。

  本片的创作原型,便是被2015年那起震惊全国的“陆勇案”。

 

  陆勇在34岁时确诊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他的救命药,便是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

  在格列卫研制出来之前,慢粒病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年。格列卫的出现让慢粒白血病人的生存率从不到50%上升到了90%。

  正规格列卫一盒24000块,没钱?回家准备处理身后事吧。

  而印度生产的高仿格列卫,一盒200块!

  为了帮助更多病友续命,陆勇开始代购印度仿制格列卫,并将购买流程做成了详细攻略分享给病友。

 

  当然,许多病友也对这种山寨格列卫的疗效产生过质疑,甚至怀疑陆勇和印度药厂勾结吃人血馒头。

  为此,陆勇的朋友将印度仿制药和瑞士格列卫样品一并邮寄到江西一家检测机构化验,化验结果是主要成分有99%相同。

  然而,由于山寨格列卫在国内并没有经过临床监测,也没有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号,陆勇由于代购印度药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事发后,将近1000名网友实名上书法院,将事件推向风口浪尖,司法机关最后撤销了对陆勇的起诉。

 

  而身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中国药神”的陆勇,在被关押135天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心安理得。”

  可能不少网友看到这里,在为陆勇鼓掌称快的同时,也觉得此事太过戏剧化,舆论影响司法?太魔幻了吧?

  其实,陆勇之所以被无罪释放,根本原因在于他的两项罪名都不成立,他既没有从卖药中获利,卖的也不是毫无药效的假药。

 

  可以说,陆勇是当之无愧的“民间英雄”。

  以陆勇案为改编原型的《我不是药神》则更加戏剧化。

  在戏外,“格列卫”在我国的专利保护,其实在2013年4月就已经到期。我国同年7月开始生产格列卫的仿制药,每盒价格约3000块。而隔壁印度,依旧通通200块……

  那么,问题来了,印度仿制药为什么那么白菜?

 

  印度虽然是全球第3大药物出口国,但因为专注高仿80年,创造的价值却排在第14位。

  印度1970年的《专利法》放弃了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了强制专利许可,这一举动无疑让仿制药名正言顺。

  该法案规定,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时或为了公共利益,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所以印度的药厂可以进行仿制,并迅速发展成为支柱产业。

 

  说白了,人命面前,专利法在印度就是白纸一张。这一点,就连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给予了赞赏和肯定。

  印度这种扮演“世界药房”的做法自然引起了西方药厂的极大不满,但是印度政府顶住了强大的压力。

  事实上,每个国家各个国家对专利法都有“专利强制许可制度”,我国为了防止药物专利滥用,以及恪守国际专利权保护,从未使用过一次强制许可……

  此外,原研药开发往往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与长达几十年的技术攻关,业界惯有“三十个”的说法,即10亿元投入、10年时间和10%的成功率。一种新药一旦研制成功,为其成本和高溢价买单的,自然是老百姓。

 

  但到了印度,只要研究清楚药品成分,就可以进行山寨,加上药品原料成本也不高,自然就统统20块了。

  另一方面,印度国内通过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认可的药厂,生产成本比在美国的低65%,比欧洲低50%。

  技术人员懂英语,说话又好听,决定了印度医药企业在与西方接轨更加顺利,所以研制出的药物大多都是物美价廉的“超A货”。

 

  除了之前提到的格列卫,其他被中国患者承认的印度抗癌药已经多达40多种,一样的药品买正品能让你倾家荡产,印度药厂却用低廉的价格给你留了条活路。

  比如肺癌药物易瑞沙,美国7000元人民币,印度600块 。治疗脊髓癌的来那度胺,美国一个月5万块,印度1000块。

  然而树大招风,印度这几年因为“兼济天下”没少吃官司。

 

  例如德国拜耳公司的肝癌、肾癌治疗药物“多吉美”,该药专利保护期至2021年,但印度早在2000年前就开始仿制销售。

  拜耳公司曾于2011年提起诉讼,但仍被印度“强制许可”。印度专利局的理由是:“拜耳药物太贵,普通民众消费不起。”

  而上文提到的医药巨头诺华,更是和印度政府就格列卫的专利,展开了长达7年的拉锯战,最终败诉而归。

  直到2013年,超过95%的患者,约16000人拿到了免费的格列卫。

  除了印度之外,泰国,巴西、南非、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也都有类似为了重大疾病病人的健康权为由,动用WTO规则对专利垄断药企进行讨价还价的案例。

 

  在中国,还有很多陆勇……

  比如重庆男子洪如平,因为患上尿毒症,倾尽两代人毕生家产进行了换肾手术,妻子不堪重负带着唯一的女儿离家出走,至今没有回家。

  洪如平也早已丧失了工作能力,仅靠亲戚的接济勉强度日。

  然而,他的新肾很快就衰竭了,根本没钱再换肾只能选择透析,他了解到印度产的透析药“西那卡塞”,一个月的药费只要300元!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他也和陆勇一样,走上了代购印度药的道路,也像陆勇一样被逮捕之后无罪释放。

 

  如今做印度药的代购生意已经成为了某种秘而不宣的常态,陆勇的故事推动了国内医疗旅游中介的诞生

  为了避开法律红线,医疗旅游中介为需要药物的患者和印度医院之间架起了通道,自己通过收取服务费的方式获利。

  一单的服务费要数万元,每年中介赚个数千万也不稀奇。

  根据目前海关的规定,患者凭着处方可以携带合理数量的自用药过关;这不同于去韩国、日本代购化妆品,药物代购是救命保命的“生意”

  到底是绝症患者的生命与尊严重要,还是大托拉斯的金山银山重要?

  这个问题的答案从来就没那么简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如果全世界都像印度一样搞仿制药,医药公司赚不到钱,也就没有动力进行新药研发。病毒不断进化,新药停滞不前,最终祸害的还是人类自己。

 

  好在我国政府也在积极推进药品价格调整,今年五月已经取消了所有抗癌药物的关税,仿制药工业也在不断进步。

  法理与人情的抉择,生命与灵魂的重量,《我不是药神》戳中了当下中国看病难、看病贵的痛点,以一个药贩子的视角,展现了癌症患者不为人知的痛苦与坚强,以天价药这一敏感话题为切入点,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有笑点、有燃点、有泪点,这部电影已经提前预定我的年度十佳

  《我不是药神》也可能会在成为暑期档的第一个爆款的同时,成为我们改变国家的电影。

  而你我,都是这一切的亲历者。

一键分享:

微信公众账号推荐

  • 25小时网
  • 佛山移动
  • 大沥妇联
  • 三水万达广场
  • 佛山恒大御景
  • 丰收街

最新评论

 Discuz超级管家
返回顶部

精彩推荐